博客网 >

我曾经那样长大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公路的博客里有篇《我曾也这样长大》,写得很温情。然而,作为一个假文艺的女中年,我不得不诚实地说,她文章里提到的所有人,几乎都是我不熟的。当然,有熟悉的名字,比如周润发。翁美玲是肯定也是知道的,但我对是从初一时一个阔气的女同学一买就一块钱的帖画上认识她的,而被无数人怀念追忆的俏黄蓉,我知之甚少。去年同事送了我一套翁版《射雕》,虽然我当时做了欢呼状,但至今没有打开过封皮。

  有时我不得不怀疑地问自己,我的少年代到底都做了什么?流行音乐、连续剧、电影、明星,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熟悉的。金庸、三毛、琼瑶、齐秦、小虎队这些当年我们成长的标签,当年我没什么熟的,金庸工作以后才补课,当时看着觉得不错,但看完也就完了,错过了少年读金庸的时期,永远没有能力像老六和琥珀那样,金学家般认真地去讨论金庸老师是否在小说里说过“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如此专业的问题。

  我的年少时期,没有电视、没有录音机、没有流行歌篇,家长不让。小学六年级时,全国人民爱上了汪明荃和《万水千山总是情》,坚贞勤奋如我妈者居然也难逃其勾引,居然每周六准时观看,同时开恩准我一并观赏——那时的电视连续剧居然是每周末播一到两集,可见当年人们记性普通好于现在。那年我生日离中考只有4天了,而那天正好是周末。虽然快考试了,但生日、周末加起来的理由,总可以看集汪明荃吧,而结果是我爸用一个大嘴巴终结了我的要求。虽然从小挨打无数,但这次,印象终身。

  流行歌曲,我会唱的第一首是《妈妈的吻》,不是跟“板砖”里的磁带学的,而是一个成天哼哼的同学。有这首歌垫底,我终于没有变成全班最土的孩子。如果没记错,《妈妈的吻》是朱晓琳唱的吧。初三的一次自习课上,我第一次听到了《外面的世界》,不知被翻了几过的磁带里,齐秦的忧郁嘶嘶啦啦,但即使这样也足以让一个成天处在学习忧患中的我紧绷的心,哗啦啦了一下子。但我还是没有可能像很多人那样,遍访齐秦且转录,之后听来听去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没条件。就像之后我陆续拥有了装磁带、装CD的随身听以及MP3,我都没有太大的兴趣,总是放在抽屉里,任流行风潮把它们逐一淘汰。现在我听歌也是,一张CD听到恶心,然后用广播换换口味。我很羡慕了解音乐的公路、丫头、大军们,而我,能与音乐拉上关系的也就是卡拉OK一下好了。

  那么,那么难挨的成长路我到底凭着什么熬下来?难道真的是。。。。。。文学么?这么说我倒没什么,只怕文学会很不高兴。我只记得小学四、五年级的暑假的一个傍晚,我坐在姥姥家门口的小板凳上,手里捧着一本《啄木鸟》,里面有一篇小说的名字叫《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小说里,吴迪嘴着叼着烟,说“这家伙松透了,连老头子都不如”。我当时在想,什么叫“松”透了?看,这就是我文学经验。我没有错过年少读王朔的时期,到现在都喜欢他。

  公路的文章里说到听说萧红葬在香港,于是对浅水湾念念不忘。为什么我的视野就仅限于本市呢,知道石评梅高君宇的墓在陶然亭而心生向往大概有快20年了,而至今我都不知道陶然亭公园的大门朝哪边开。

  其实我知道,我曾经这样长大:手里拿着书本貌似在看例题而内心不停幻想。幻想可以出去玩儿,幻想自己是一个美丽的女孩,以及可以被排球队高大的男生喜欢。我的幻想很专心,没有电视剧的情节、流行歌词的干扰。

  那是很无奈和无趣的现实,但我已经学会接受。

<< 天天天蓝 / 朵朵和干爹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bluelot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